"你先给我讲讲吧!" 太皇太后论了茶砖的好坏

[诲人不倦] 时间:2019-09-27 00:23 来源:山药炒虾仁网 作者:永浴爱河 点击:45次

你先给我讲  第 6 章 若只初见

太皇太后笑道:你先给我讲“这名字好,好个清爽的孩子,以前没见过你,在乾清宫当差多久了?”太皇太后歇了午觉起来,你先给我讲皇帝已经去了弘德殿。晌午后传茶点,你先给我讲琳琅照例侍候太皇太后吃茶。太皇太后论了茶砖的好坏,又说了几句旁的话,忽然问:“琳琅,魇魔之事你怎么看。”琳琅微微一惊,忙道:“琳琅位份低微,不敢妄议六宫之事。”太皇太后微微一笑,说:“你的位份,我早就跟皇帝说过了,原本打算万寿节晋你为贵人,偏生你一直病着。赶明儿挑个好日子,就叫内务府去记档。”琳琅听她误解,越发一惊,说道:“太皇太后,琳琅并无此意,太皇太后与皇上待琳琅的好,琳琅都明白,并不敢妄求旁的。”

  

太皇太后又道:你先给我讲“你这一路上也不便带内监出去,你先给我讲他们举止声音都会露馅,那些御前侍卫护驾周到,一路的住行,就叫索额图的人去操心。”话说到这里,忽忆起适才见皇帝更衣出来,神色略有几分怔仲,目光总停在琳琅身上,心下顿时有了计较,又说:“外头毕竟不比宫里,身边没有得用的人,只怕不成。衣裳鞋袜、茶水点心,食用细微之处,那些大老粗们哪里懂得。”转过脸对琳琅道:“你跟了你们万岁爷去,好生替他照料着。”太皇太后又道:你先给我讲“若是旁的事情,你先给我讲一百件一千件皇祖母都依你,可是你看,你这样放不下,这件事终归是你梗在心上的一根刺,时时刻刻都会让你乱了心神。你让纳兰性德去管上驷院,打发得他远远儿的,可是今儿你还是差点扼死了他。他是谁?他是咱们朝中重臣明珠的长子,你心中存着私怨,岂不叫臣子寒心?”太皇太后又道:你先给我讲“依我看,你先给我讲这事既然到了如此地步,不如先撂着,天长日久自然就显出来了。至于那宫女,想想也怪可怜的,不再追究她家里人就是了。”宫人在宫中自戕乃是大逆不道,势必要连坐亲眷。皇帝明白她的意思,欠身答了个“是”。太皇太后望了琳琅一眼,吩咐她:“去瞧瞧有什么吃的,你们万岁爷这会子准饿了。”

  

太皇太后又是一笑,你先给我讲道:“那就说给皇祖母听听。”太皇太后又与皇帝说了数句闲话,你先给我讲道:你先给我讲“我也倦了,你又忙,这就回去吧。”皇帝离座请了个安,微笑道:“谢皇祖母疼惜。”太皇太后微微一笑,轻轻颔首,皇帝方才跪安退出。

  

太皇太后又长长叹了一口气,你先给我讲淡然反问:你先给我讲“还谈什么睿智?竟然不惜以帝王之术驾驭臣工的手段来应对后宫,真是可哀可怒。”苏茉尔又缄默良久,方道:“万岁爷也是不得己,方出此下策。”

太皇太后只觉太阳穴突突乱跳,你先给我讲额上青筋迸起老高,你先给我讲扬手便欲一掌掴上去。见他双眼望着自己,眼底痛楚、凄凉、无奈相织成一片绝望,心底最深处怦然一动,忽然忆起许久许久以前,久得像是在前世了。也曾有人这样眼睁睁瞧着自己,也曾有人这样对自己说:“她不是最美,也不是最好,甚至她不曾以诚相待,甚至她算计我,可是我没有法子。”那样狂热的眼神,那样灼热的痴缠,心里最最隐蔽的角落里,永远却是记得。谁也不曾知道她辜负过什么,谁也不曾知道那个人待她的种种好——可是她辜负了,这一世都辜负了。过了良久,你先给我讲只听那西洋自鸣钟敲了九下,你先给我讲皇帝似是震动了一下,梦呓一样暗哑低声:“竟然如此……”只说了这四个字,唇角微微上扬,竟似是笑了。她唯有道:“琳琅罔负圣恩,请皇上处置。”他重新注目于她,目光中只是无波无浪的沉寂,他望了她片刻,终于唤了李德全进来,声调已经是如常的平静如水,听不出一丝涟漪:“传旨,阿布鼐之女卫氏,容工德淑,予册答应之位。”

过了片刻,你先给我讲李德全却来了。一进来先请了安,你先给我讲道:“万岁爷听说主子醒了,打发奴才过来。”便将一缄芙蓉笺双手呈上,琳琅手上无力,碧落忙替她接了,打开给她瞧。那笺上乃是皇帝御笔,只写了廖廖数字,正是那句:“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。”墨色凝重,衬着那清逸俊采的董香光体,她怔怔的瞧着,大大的一颗眼泪便落在那笺上,墨迹顿时洇开了来,紧接着那第二颗眼泪又溅落在那泪痕之上。过了五月节,你先给我讲宫里都换了单衣裳。这天皇帝歇了午觉起来,你先给我讲正巧芜湖钞关的新贡墨进上来了。安徽本来有例贡贡墨,但芜湖钞关的刘源制墨精良,特贡后甚为皇帝所喜,此时皇帝见了今年的新墨,光泽细密,色泽墨润,四面夔纹,中间描金四字,正是御笔赐书“松风水月”。抬头见琳琅在面前,便说:“取水来试一试墨。”

过了许久,你先给我讲厨房才派了两个听差过来收拾了碗筷。许建彰本是有心事的人,你先给我讲无意间踱到窗下,却听见一个听差在抱怨:“无事也寻点事给咱们做,今天忙成这样,还单独侍候这个,侍候那个。”另一个听差就笑道:“赶明儿尹小姐真嫁了六少,那时候你就算想侍候表舅爷,还挨不上光呢。”两个人一面说,一面去得远了。许建彰如同五雷轰顶一般,心中直想,连下人都这样说,可见静琬与慕容沣行为亲密,不问而知。心中如沸油煎滚,手中本来拿着一支卷烟,不知不觉就被他拧得碎了,那些细碎的烟草丝,零零碎碎都落在地毯上。过了一会儿,你先给我讲听差就引了那位常师长进来,你先给我讲静琬见此人约有五十上下年纪,模样极是威武,一开口声若洪钟,先叫了一声:“六少。” 那常师长见着静琬,暗暗诧异,一双眼睛只管打量着。慕容沣因他是慕容宸的旧部,向来称呼他为“常叔”,问:“常叔想必还未吃饭,坐下来随意用些。”那常师长本来气冲冲地前来,因有外人在场,一肚子的火气忍住了不发作,闷声道:“谢六少,我吃过了。六少能不能单独听我说两句话?”

(责任编辑:嘉惠学子)

相关内容
精彩推荐
热门点击
友情链接